首页 » 行业资讯 » 两个城市的告白:孵蛋孵了一地鸡毛

两个城市的告白:孵蛋孵了一地鸡毛

2016/08/09

开元全盛日,万众皆创业。

自去年起,全国各地大到北上广深,小到区县乡镇,都在搞创客空间。

如今,一年时间过去了。再回首,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,以及重庆、成都、杭州、武汉这些“1.5线城市”在创业服务上的发展有目共睹,虽然偶有诸如“地库”和“孔雀机构”这样的老牌众创空间倒闭的消息传来。但是,优胜劣汰,这不就是时代发展的规律吗?

 

但是绝大多数三四线城市、甚至是一些二线城市就没这么幸运了,随着时间的推移,因盲目跟风导致的人才短缺、资源缺乏、发展混乱等问题显露无疑,当热情退去,它们便陷入了挣扎。

 

盲目跟风

为了响应政府鼓励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的号召,位于中南的H省政府领导决定,在本省的S市(某四线城市),以生物医药、电子商务、互联网、智能硬件等高新技术产业为主题,国际化标准的打造的大型“创业综合体”,并向外界许诺:对孵化器引进的高层次人才,根据项目情况,给予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的引导资金....

这个套路,大家肯定不陌生。现在的孵化器,不定位个高新技术、互联网什么的,出门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。

但问题是,H市作为一个四线城市,互联网有多普及?电商有多热门?科技有多发达?文创有多大市场?笔者所在的杭州,互联网够普及了吧?创业氛围够好了吧?况且还拥有浙大系和阿里系这两支创业大军,能成功孵化的项目也是寥寥无几。而某些还在为提高GDP挣扎的三、四线城市一张嘴就是“打造智能硬件产业链、生物医药示范基地....”,这就有些天方夜谭了。

另一方面,H市在做一系列引导性基金等来扶持创业企业,但作为一个“无资金、无人才、无资源”的“三无”城市,H市对优秀项目的吸引力非常有限。地方政府为了向上级“交差”,只能降低对项目质量的要求,于是就激发了一些尚没有找准自己位置的创业者们也甩开膀子,加入了双创的队伍。孵化器变成了“名利场”,这显然背离了创业的初衷。

 

人才匮乏

Z市是N省的省会,标准的二线城市,坐拥闻名全国的Z大学,按以往做园区规划的经验,接下来的剧情应应该是:N市将会“依托Z大学的资源、构建产学研体系,打造创新创业新生态.....”这些。

于是,自去年3月诞生第一家众创空间开始,Z市的各类孵化机构便如雨后春笋般全都冒了出来,一度呈现出了千帆竞发的白热化竞争局面。

但是,好景不长,随着各类孵化机构数目的增加,创业项目却并没有出现同比例的增长,众创空间太多,创客明显不够用了。礼炮的硝烟尚未散去,Z市的孵化器已经迎来了新一轮倒闭潮....

Z市作为省会城市,按理说应该有一定的人才资源和经济技术基础,为什么孵化器也发展不起来?

 

其实,Z市的现状,是很多省会和副省会城市的真实写照,这些城市受累于其政治经济地位,消费往往比肩北上广深,但工资水平却与本省其他城市相差无几,而且社会上的主要资源都被一些大型国企和民企所控制,于是很多人要么毕业了去到大公司上班,要么趁着年轻走向了北上广深,回来的人大多是结了婚有了孩子,创业的激情早在背井离乡的奋斗中消磨殆尽。

Z市的创业企业聘不到最好的人才,拿不到那么多的融资,相信奇迹的人少,相信投入产出比的人多,没有最快的成长速度,和一线城市的创业者相比,他们作出同样的付出和时间,结果却是不对等的。于是,很多互联网企业因为找不到更高级别的互联网人才,只能把研发和运营迁出了Z市.....

 

肯定有人要问了,照你这么说,难道除了北上广深,其他地方就都不能搞孵化器了吗?

其实不然,小城市也有它独特的优势。

首先,这些城市廉价的房租,2500-3000元的工资成本,大大提高了创业者的容错率。虽然人才质量不及北上广深,但这里的创业者不需要消耗很大的资本便可以培养竞争力。

其次,因为身居小城市的创业公司本来就“拿不到钱”,所以他们也不会去贴钱搞烧钱大战,这反而会让他们躲过所谓的“资本寒冬”,获得相对稳定的发展。

况且,这些城市拥有庞大的消费人群和消费升级的潜在需求,而且面临同行业的竞争压力相对较小,这对于创业者是个特别大的利好。

 

所以,笔者认为,在一线城市创客空间的市场体量和空间体量都趋于饱和的情况下,二三线城市乃至一些小城镇的创业时代已经到来。但需要警惕的是:非一线城市的孵化器是非常难操作的,一招不慎,极有可能满盘皆输,最后生存下来的,只能是定位清晰,有差异化,有资本,并且能真正解决创客需求的几个人。

 

 

选园区,就上园区在线!

专业的园区招商选址平台

Android版下载 App Store下载